你的位置: 首頁 > 現代都市 >

張幼斌陳嫣小說閱讀 張幼斌陳嫣小說貼身兵王在都市

2019-08-28 18:31:35   編輯:巨推小編

《貼身兵王在都市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臘梅文學,關注后回復:貼身兵王在都市 或者書號:貼身兵王在都市 即可閱讀全文

《貼身兵王在都市》小說簡介

完整版小說《貼身兵王在都市》是博多之子所編寫的都市兵王風格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張幼斌陳嫣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陳嫣此刻氣的亂顫,她雖然已經二十多歲了,但依舊是個大姑娘,哪里見過男人當面脫衣服!更何況,她從一開始對張幼斌就沒有好印象,經過這連續的幾件事,此刻更是反感的不得了,真是恨不得現在就把他趕走算了。可她剛...

《貼身兵王在都市》 第四章擋箭牌 免費試讀

陳嫣此刻氣的亂顫,她雖然已經二十多歲了,但依舊是個大姑娘,哪里見過男人當面脫衣服!

更何況,她從一開始對張幼斌就沒有好印象,經過這連續的幾件事,此刻更是反感的不得了,真是恨不得現在就把他趕走算了。

可她剛想開口,一抬頭,卻發現此刻的張幼斌渾身上下僅剩下一條**……

張幼斌穿著衣服的時候,身材只是看著非常勻稱,但看不出肌肉,陳嫣沒想到,張幼斌脫下衣服之后,身上的肌肉竟然如此強壯。

陳嫣甚至沒想過,一個男人的身材竟然可以如此完美,渾身的肌肉線條充滿了力量感,多一分會顯得累贅,少一分又會顯得不足。

最讓她詫異的,是張幼斌那滿身的疤痕,她不禁在心底問自己:“正常人身體上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疤痕?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
錯愕間,陳嫣竟然忘了發火,眼睛如同定住了一般,看著張幼斌的軀體一眨不眨。

張幼斌沒在意她的眼神,大大方方的脫下衣服,又大搖大擺的將服務員的制服換上,隨后才發現,這制服比自己的身材整整小了一號!

眼看著短了一截的褲腿和袖口,張幼斌略有不滿的問道:“老板,這衣服不太合身吧?”

陳嫣這才從剛才的錯愕中回過神來,眼見張幼斌臉上竟然還帶著幾分不滿,不禁冷哼一聲,道:“店里目前只有這個尺碼的制服,你湊合穿吧。”

“媽的…”張幼斌心中暗道:“你盡管得瑟,反正老子現在有的是時間,看誰耗得過誰!”

想到這里,張幼斌眉頭舒展開來,沖陳嫣挑了挑眉,輕笑道:“老板,要是沒別的事情,我就先去工作了。”

眼看張幼斌出了門,陳嫣心中一陣突突,腦海里依舊是張幼斌那副令人呼吸急促的身體,隨即,陳嫣立刻罵自己沒出息,對那個張幼斌,自己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去折磨他,好報了今日的新仇舊恨!

穿著小一號的制服,讓張幼斌整個人略顯有一些滑稽,酒吧里的女客人們見了他無不抿嘴偷笑。

這一個晚上,張幼斌就成了店里女客人調侃的對象,好不容易苦苦挨過了第一個晚上,張幼斌迫不及待的將衣服換了回來。

找到正在吧臺算賬的陳嫣,張幼斌開口問道:“老板,店里安排住宿的地方在哪?”

陳嫣頭也不抬,招呼道:“小波,來一下。”

那個十八歲上下的男服務員快步跑了過來,憨厚一笑,問道:“嫣姐,有什么吩咐?”

陳嫣手指著張幼斌,對小波說道:“你帶他回宿舍,以后他就睡你上鋪。”

“好嘞。”叫小波的男孩點了點頭,看著張幼斌笑道:“大哥,我帶你去宿舍吧。”

“多謝你了。”張幼斌點了點頭,跟隨著小波走出了酒吧。

張幼斌雖然殺人無數,但在平時并沒有表現出他性格中冷酷的一面,反而一反常態的和小波套起了近乎。

從小波的口中得知,他和酒吧里其他的服務員都是燕京大學的學生,暑假在這是打工,是為了賺些錢貼補下一年的學費。

張幼斌點頭一笑,贊嘆道:“燕京大學,不錯,有出息。”

小波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嫣姐也是燕大研究生剛畢業的,是我們的學姐。”

張幼斌暗自乍舌,沒想到陳嫣竟然還是燕大的研究生,看著可是一點都不像。

“你們那個老板平時是不是都特別冷淡?”張幼斌想起那張冷艷的面孔,不禁問道。

“可不是,嫣姐人特別好,平時對我們幾個也都特別照顧,人很好說話,張哥你是因為剛來,慢慢你就知道了。”

張幼斌眉頭一蹙,見小波并不是在開玩笑,心里不禁暗罵:“老子還以為那個臭娘們跟誰都是一副冷傲無比的模樣,沒想到這只是針對自己。”

酒吧的員工宿舍在距離酒吧不遠的一條巷子中,陳嫣租下了四合院中的兩個房間,大些的做女生宿舍,小些的做男生宿舍,整個酒吧里,男**員只有兩個,也就是張幼斌與小波,正好房間里有一個上下鋪,所以這個住宿條件對張幼斌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張幼斌的生活永遠是艱苦與奢侈并存,執行任務時,他甚至生吃過各種動物來充饑、風餐露宿,但平時,他卻一直追求最好的生活品質,所以,無論是艱苦還是奢侈,他都有著極好的適應能力。

……

回國的第一個晚上,張幼斌睡的還算踏實,清晨六點鐘,他習慣的從床上爬起來,簡單洗漱一番之后,一直習慣了晨練的他一下變的很不適應,沒有了強力器械可用的他只感覺渾身上下一股不自在,只好繞著酒吧附近連續跑了三個小時。

正當張幼斌準備往回走的時候,一張熟悉的面孔迎面走了過來,正是酒吧的那個冷面女老板,陳嫣。

雖然剛剛認識不過一天,張幼斌卻知道這娘們對自己有點成見,所以他并不想跟陳嫣碰面,正想轉過身去裝沒看到,沒想到陳嫣卻看見了他。

這時,陳嫣快走兩步追上張幼斌,一反常態,滿是親切的對他叫嚷道:“張幼斌,人家都等你半天了,你怎么才來!”

張幼斌一時甚至沒反應過來,指著自己的鼻子,有些詫異的問道:“你在叫我?”

陳嫣沒理會他的詫異,跑過來親昵攬住他的胳膊,撒嬌道:“都說了讓你早點過來,你還遲到這么久,不知道人家等你等的著急嗎?”

張幼斌下巴都快掉了下來,剛想問陳嫣這是怎么個意思,卻感覺到陳嫣身后不遠的一名男子傳來的陣陣寒意,此時那男子正憤怒的看著張幼斌和陳嫣二人,拳頭攥的咯咯響。

這種眼神,張幼斌見過太多了,心里頓時明白過來,敢情陳嫣是把自己拿來做擋箭牌了。

于是,張幼斌壓低聲音說道:“我還有事,你要是想讓我幫你甩掉那個男人,就麻煩快點行嗎?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神秘圣诞老人客服
快乐飞艇一天开奖多少期 哪个app有捕鸟达人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 188比分澳门指数 三头公式规律大全 广西快乐10分彩 中国体育彩票比分竞猜 股票投资策略 河河北十一选五 网页百家乐 52大庆麻将咋下载不了了呢 三分pk拾怎么买稳赢 英超宝贝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竞彩比分直 属牛的吉祥方位与数字